• 以黑夜为界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当日出东方,薄雾被光线照得四下散开,安静的大街开始被喧闹的人群填满,不远处的小店伙计,揭开水面翻滚的锅子锅盖,把清晨的第一把拉面倒进水里。

      

      楼下的保安穿着干净的制服,对着他看见的每一个人,说,早安。

      

      流水声。汽笛声。喇叭声。母亲第三遍叫赖床的小孩起床的声音。

      

      慢慢醒来的世界。

      

      有一段时间工作太忙,几乎消耗掉了整个白天的时间,于是所有的稿件,小说,都必须晚上回到家的时候熬夜写。开始的时候是持续到凌晨一点,之后变成两点、三点,最后演变成在冬天里已经彻底亮起来的天光下(六点半?),裹着被子倒头睡去。

      

      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。

      

      刷牙,洗澡,随便从冰箱里拿出一点东西吃。

      

      之后去公司上班。

      

      写字楼大堂的保安,有时候会对我说下午好。

      

      坐下来打开电脑没有多久,公司的人就陆陆续续地下班了。他们分别对我说,小四,我先走啦。

      

      很快地,公司里就只剩下我自己,或者一两个同样需要加班的人。

      

      然后就慢慢地过渡到了黑夜。

      

      说是慢慢地,其实并不准确。

      

      应该说,然后就一下子到了黑夜。

      

      想要结束这样昼夜颠倒的生活,于是早早地躺到床上去。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。过了一会儿还是起来看书。

      

      没有拉严实的窗帘露出一小块窗户,望出去是零星的还没有熄灭的灯火。

      

      哗啦哗啦翻书的声音,在寂静的黑夜里听起来格外清晰。两点把书看完,在结尾的时候被男主角的那一句哽咽的“那,我就先走了?”触动了心绪。翻身起床,套了一件毛衣,打开电视准备打一会儿Wii,玩了一会儿没有了兴致,打开莲蓬头准备洗澡。然后发现热水器没有电池了无法点火。

      

      于是穿上裤子,套上一件大衣,抓起钥匙,出门去买电池。在这样漫长的黑夜里,任何事情都显得格外隆重。我们有那么长的一段时间需要一个人孤单地度过,一个人因为寒冷而打开空调,一个人翻完一本书而叹气,一个人把电视频道从1换到39,一个人看着MSN上几乎清一色的黑白头像,一个人裹紧大衣出门买电池。

      

      我们每一个人都幻想过,怎样去打发一段太过漫长的时光。

      

      是去欧洲旅行,还是窝在家里看完堆积在书架上的图书?

      

      这些时光都像是在遥远的一整个世纪之外,漫天的尘埃还没有来得及飞到我们身边便轻轻地坠地,变成了铺展在我们远方的,一条浮游着尘埃的银河。

      

      我们慢慢前往,慢慢老去。

      

      在我们漫长的青春里,我们的世界都被浸泡在这样光线充足的日子中。

      

      我们在灰蓝色的清晨里醒来,大家拥挤着,睡眼惺忪着,拿起牙刷和杯子,走向宿舍楼道尽头的水房,哗啦啦的水声把天色冲刷明亮,擦掉嘴角的牙膏泡沫,抬起头,窗外枝头的麻雀已经可以看得分明。

      

      宿舍管理员会在七点前把每一个人赶出寝室,去教室里上早自习。所有的人整理好书包,把没有吃完的馒头或者面包,塞进塑料袋,然后随着人流开始一天的功课。

      

      早晨,中午,下午,傍晚。

      

      黑板上的粉笔字换过一板又一板,来不及抄写的人,叹了一口气,把钢笔丢到桌子上,趴下身子,把脸埋在胳膊里,微微抽动的肩膀,也不知道有没有流泪。

      

      我们离黑暗很远,我们离深夜很远。世界离我们很远。伤害离我们很远。

      

      楼下的罗森便利店里,我需要的一号电池只剩下两节,而我需要四节。好心的阿姨建议我不要买,去别的便利店买同样牌子的四节,否则混合不同品牌的电池效果不好。

      

      我叹了口气,继续裹紧衣服,往更远的街道走去。

      

      是什么时候开始觉得万博manbetx官网,万博意甲爱马仕LV,万博体育传媒,人生无限漫长,却又经不起消耗?

      

      如果重新回过头去——

      

      十七岁,十八岁,十九岁。无限美好的年纪,光阴像是被撒了亮粉,无论铺展在什么地方,都显得耀眼。生命在那三年里被无限拉长,摇摇晃晃地走过了从此再也无法重回的时光。

      

      如果现在重新去看,那些被试卷拖垮的疲惫,和被成绩搅酸的心房,绝对不会被认为是人生里黑暗的部分,相比现在面临和遭遇的事情,它们干净透明得发亮。

      

      虽然在我们那个年纪的时候,它们被认为是生命里最最沉重的话题。

      

      年轻的时候总是有着这样的想法,然后在之后,被不断地成长,成长,嘲笑得面目全非。无数次地梦见回到过去。无数次地梦见坐在校园里考试。

      

      窗外的阳光亮得刺眼,斜斜地照耀在光滑的桌面上反射出金黄的碎片。

      

      教室后面有人用镜子,把光斑反射到老师的后脑勺上,教室里一片窃窃私语的笑声。压在喉咙里,痒得难受。

      

      空旷的操场上,烈日搅动着漫天的浮云,它们日日记录着笼罩其下的这些少年,他们年轻的模样,他们健康的生命,他们的这些美好和善良,在未来的岁月里风雨飘摇。

      

      于是悲伤变成了午后的雷阵雨。

      

      有男生在湿漉漉的篮球场上练习投篮。

      

      隔了不远的铁丝网外,女孩子捏紧了手里的矿泉水瓶。

      

      而如果重新回顾过去,那些美好的,温暖的,善良的,珍惜的过往,都因为太过美好,而在当下的温度里,显得脆弱并且“过分美好”,因为知道它们在随后到来的风暴里将不复存在,所以才会湿润了眼眶。

      

      就像是傍晚夕阳消失之后,被万博manbetx官网,万博意甲爱马仕LV,万博体育传媒墨汁一样的黑暗慢慢渗透进来的世界。

      

      被笼罩着,慢慢消失了温度。

      

      黑夜也因为彼此的不同,具备了各自的书写。

      

      当我们的青春被安放在高高的象牙塔里,我们躲在温暖的被窝里,消耗着年轻给我们的养分,黑夜无法侵袭,它被被窝的温暖隔绝在寒冷之外。

      

      手电筒的亮光下被我们阅读过的无数的故事,青春的朦胧,或者爱情的悲凉,一点一滴地渗透进我们的心脏。

      

      人们都顶着冷漠的面孔,在街上匆忙地赶路,把孤单的影子留给大地,留给梧桐落下的枯叶,留给深夜里贴紧地面浮动的白雾。只有空旷街头的红绿灯,在没有车辆和行人的路口,频繁地变换着颜色。

      

      在走过了两条街后,我在另一家便利店买到了我要的电池。走出门的时候电子传感器发出叮咚的一声响,然后木然的电子声说:“欢迎下次光临。”

      

      走回来的路上,看见那个摆水果摊的女主人刚刚要拉下卷帘门,她看见我的时候对我微微点了点头。然后就转过身去,关上了门。她抬起手拉灭了头顶的黄色灯泡,于是一小段路突然黑了下来。

      

      只有那个火炉前的中年男人,依然眯着眼睛,听着广播里的歌曲。他身后是空无一人的塑料桌子和座位。只有炉火发出的噼啪声,呼应着锅里沸腾的开水。

      

      我并没有路过他们的人生。

      

      仅仅是看见了在黑夜的边界,他们半温暖,半寒冷地生存。




    这是水淼·dedeCM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,故有此标记(2018-11-25 16:31:09)

    上一篇:中国侨联“健康光明行”深入陕西省贫困县义诊

    下一篇:白皮书:81.87%的县(区)开展全民健康生活方式